首頁> 女性> 正文

趙燕的“女王之路”:征戰海南島,成名長安街,問鼎玻尿酸

節點財經 發布時間: 2021-08-30 13:08:23 評論數 0 閱讀量: 31w

趙燕的“女王之路”:征戰海南島,成名長安街,問鼎玻尿酸

文 / 威廉

出品 / 節點財經

消費力排行榜單上,女性群體一直穩居首位,所以業內一直就有“得女人者得天下”的經典論斷。尤其在顏值即正義的今天,當美容護膚成為女性朋友一生的必修課,能夠幫助補水保濕的玻尿酸自然就成了一門極好的生意。

玻尿酸又被稱為“液體黃金”,近年來在化妝品領域風頭極盛。作為一種高技術壁壘的新興生物產品,玻尿酸的市場集中度頗高,目前主要被上游幾家原料耗材企業所控制。這其中,來自山東省的華熙生物(688363.SH)更是以全球36%的份額雄踞榜首。自2019年科創板上市以來,華熙生物在資本市場長驅直入、風光無限,而其創始人——“玻尿酸女王”趙燕也開始被頻繁關注。

今年4月,趙燕以76億美元的財富位列全球福布斯第327名,是富豪榜上為數不多的女性之一。而艷羨之余我們發現,這位來自春城昆明的60后有著相當勵志的創業經歷,在華熙生物之前,她就已是響當當的“商界女俠”,從大學講師到服裝老板再到地產巨亨、投資才女,一步步完成新的蛻變。

對于普通人而言,一生中把握住一次財富機會尚且不易,趙燕卻憑借敏銳的商業嗅覺踩中改革開放來的一個又一個風口,并且每次轉身似乎都恰逢時機。關于過去,女企業家的跨界之路如何鋪就?關于未來,玻尿酸的故事又將如何續寫?節點財經(jiedian2018)在此為您解答。

(一)

中國的財富故事,大多是從上世紀80年代公職人員“下海潮”開始的,趙燕正是這波下海淘金大軍中的一員。

1986年,年僅20歲的趙燕從上海華東師范大學畢業,并順利留校任教,過上了那個時代讓人羨慕的體制內生活,如果不是骨子里的一股闖勁,今年55歲的趙老師正好到了退休的年紀。但天生愛折騰的性格讓她走向了另一條完全不同的人生之路。

在趙燕留校的第二年,國內發生了一件影響改革進程的大事。這一年,海南建省并成為經濟特區的議案被通過,無數熱血青年涌入這塊未被開發的處女地,其中包括現任海馬集團董事長景柱、萬通集團的“創業六君子”,也包括當時正在大學教書的趙燕。

趙燕的“女王之路”:征戰海南島,成名長安街,問鼎玻尿酸

海南“淘金熱”(來自黃一鳴:闖海人)

1989年,趙燕奔著“詩和遠方”與三位同事一起來到海南,幾人東拼西湊得來的5000塊錢成了最初的創業啟動資金,他們的目標也是簡單粗暴:每人賺夠200萬元。在那個“遍地是黃金”的年代,趙燕和小伙伴四處探尋,很快就找到了商機。

當時,海南的一個工廠里有七八百臺閑置的冰箱,冰箱成色很好,但因為缺一些元器件所以無法開機。并且,由于合作的外資已經撤走,工廠發不出工資而面臨倒閉,只好以接近廢品的價格處理掉這批冰箱。趙燕主動找上門來表示愿意接手這些冰箱,同時又以冰箱為抵押找信用社貸款4萬元,拿著這筆錢請維修師傅修好冰箱并賣掉。經此一戰,趙燕4人就賺了80萬元。

冰箱生意雖好,但機會卻不是時時有,于是趙燕將目光轉向了實體,開始了真正意義的創業。1989年,趙燕和小伙伴們成立華熙實業,開始進軍服裝界。當時,恰逢海南省政府舉辦的國際椰子節活動,華熙實業通過贊助禮儀小姐穿的旗袍獲得了市場的關注,影響力和訂單并至。

服裝生意讓公司迅速成長,不差錢的趙燕團隊一方面斥巨資引進國外先進的立體裁剪機器,一方面購買大量的地皮擴建廠房,“每人賺200萬的小目標”很快完成。根據約定,四人分道揚鑣,趙燕最終分得3塊還未交完款的土地、一個服裝廠、一套房,以及18萬左右現金,并選擇獨自堅守海南。

小伙伴們走后,趙燕繼續經營著服裝廠,但由于用人不善,廠長和副廠長攜款而逃,公司經營陷入困境,自己也被人告上了法庭險些丟掉工廠。不過天無絕人之路,因為一個更大的機會正在等著她:一個多月后,總設計師南巡講話,海南島房地產爆發,手握三塊地皮和服裝廠的趙燕身價倍增,一夜之間實現了財富自由。

(二)

《中國房地產市場年鑒(1996)》統計數據顯示,1991年,海南商品房平均價格為1400元/平方米,但隨著1992年住房市場改革的推進,海南房價格一下子漲到5000元/平方米,1993年更是達到7500元/平方米。要知道,這是在“萬元戶”還被定義為富裕的年代。

據趙燕本人回憶,1992年之后,她手里的土地一個星期一個價,最貴的一塊地賣了三百多萬/畝。通過地皮上獲得了巨大財富后,趙燕開始正式踏足房地產投資領域,很快就把華熙做成了全國排名前30的房地產公司。但此時,距離最大的危險,也僅僅一步之遙。

擊鼓傳花式的炒賣帶來了海南樓市的虛假繁榮,但泡沫也一觸即破。1993年,國家宏觀調控政策出臺,大片開發商紛紛倒閉,留下了超過1631萬平方米的爛尾工程?;蛟S是目光獨到,也或許是運氣加持,趙燕在海南房地產崩盤的前夜撤離。下一站,是老家(祖籍)山東威海。

趙燕的“女王之路”:征戰海南島,成名長安街,問鼎玻尿酸

房地產崩盤留下的“爛尾樓”(來自海南房產網)

山東的投資并不順利,趙燕拿出2億元與當地的房地產公司合作開發建設威海國貿大廈,但是因為經驗不足,導致在土地出讓金這一環節出現嚴重失誤,最終不得不忍痛將項目拱手讓人,2億元投資全部打了水漂。痛定思痛,趙燕帶著剩余的資金去了北京,繼續死磕房地產。

在房地產市場剛興起的90年代,遍地都是財富機會,北京也不例外。趙燕來京的第一站,選在了市中心長安大街上,她認為長安街上國企、央企眾多,競爭非常激烈,但對于沒有關系和背景的華熙來說,這里卻也是“不會出問題的地方”,因為資源稀缺,項目根本不愁賣。

當時,恰逢北京日報社和一家香港公司合資拆遷印刷廠,但由于后者突然退出,項目急需新的接手方,于是趙燕以8000多元/平方米的樓面地價拿下了該項目。3年工期之后寫字樓建成,趙燕又以17000元/平方米的價錢賣給了華夏銀行。盡管賺錢不多,但從此一炮打響,讓華熙公司在京城立住了腳。

有了華夏銀行大廈項目的成功,趙燕又抓住北京市重工企業外遷的機會,用6000萬的高價定金拿下了北京第一機床廠的所在地塊。結果第二年,這片地就被北京市政府規劃為國貿CBD的核心區域,地價飛升,華熙集團在此基礎上打造出CBD中環世貿中心、SK大廈等地標性建筑。

在此之后,出自趙燕的大手筆還有位于海淀區的華熙LIVE·五棵松。一開始,趙燕是奔著五棵松體育館旁30萬平方米的央企總部項目去的,但后來附近要規劃成一個生活氣濃重的菜市場,綜合考慮,趙燕把兩個項目都收入囊中,五棵松體育館被設計成了包含體育、演唱會、娛樂休閑等綜合性商業體。

趙燕的“女王之路”:征戰海南島,成名長安街,問鼎玻尿酸

華熙LIVE·五棵松(來自華熙國際官網)

2008年8月,第29屆奧運會在首都北京盛大舉行,五棵松體育館作為籃球項目的比賽地被世界所關注。而此時的華熙已經是集房地產開發、文化體育、生物醫藥、股權投資、綜合產業投資等多個領域為一體的多元化商業集團。其中最值得一提的,當屬2000年前后開始的玻尿酸生意。

(三)

上世紀30年代,美國哥倫比亞大學眼科教授Meyer首次從牛眼玻璃體中分離出了透明質酸(即玻尿酸),為醫療乃至美容行業帶來了新的曙光。然而,由于原材料和提取工藝的限制,玻尿酸在此后的半個世紀里產量極低,價格昂貴,只有皇室貴族和超級富豪才有機會使用。

80年代末,山東醫科大學研究員凌沛學為了讓眼科手術和骨關節炎等患者用上價格低廉的藥物,率先使用生物提取法獲取了玻尿酸。很快,他又將該物質用到化妝品中,研制出著名的化妝品永芳潤膚霜。2000年,凌沛學經歷了一系列的股權運作后,成立了山東福瑞達生物化工有限公司。

但瑞達生物化工的經營狀況并不好,雖苦心經營卻仍然虧損不止,凌沛學不得不發動關系四處找錢。2000年,凌沛學師弟、福瑞達生物化工總經理郭學平肩負著尋找投資的任務在北京大學讀EMBA,正好遇到了在此進修的趙燕。作為同學,郭學平向趙燕介紹了玻尿酸這個神奇的物質,其中“1個透明質分子,能鎖住1000個水分子”這句話令趙燕記憶猶新。

作為一名生物學畢業的本科生,同時又是一名愛美的女性,一直想在地產之外找到第二增長曲線的趙燕對玻尿酸產生了極大的興趣。財大氣粗的她以凈資產1.5倍(1200萬)的價格拿下了山東福瑞達生物化學有限公司一半的股權,自己擔任董事長,郭學平擔任首席科學家。

趙燕的“女王之路”:征戰海南島,成名長安街,問鼎玻尿酸

華熙生物首席科學家郭學平(來自華熙生物官網)

面對一個毫無生氣甚至瀕臨破產的玻尿酸工廠,趙燕最迫切的任務是讓其起死回生,但最初的工作重心并不是放在盈利上,而是先打通企業的“任督二脈”,為此趙燕對福瑞達生物化學進行了一系列的改革。

首先,趙燕高薪聘請總經理,讓福瑞達生物化學從一個作坊式的民營工廠變身為現代管理企業;其次,建立標準化的生產流程,通過一年時間拿下 ISO9000質量體系認證;另外,花重金購買專利,以45萬的價格從山東省生物藥物研究院買斷生物發酵法生產玻尿酸的技術(該技術為90年代初郭學平團隊研究所得);還有,招聘大量行業內優秀人才,成立了研發中心。有了規范和標準,公司實現扭虧為盈,第二年的盈利就達到300萬元。

由于正好趕上了國內美容行業的爆發,又加之入局時間早、技術實力強,趙燕的玻尿酸生意從一開始就進入了爆發式增長期。2003年,其生產的玻尿酸已經出口日本及歐美等國家,2004年,公司投資2億多元建設的一廠區正式啟用,產能得到進一步放大,此后每年以超過30%的幅度高速增長。

2007年,福瑞達生物化學公司的產能達到20多噸,成為全球最大的玻尿酸原料生產企業。而此時的趙燕,急需借助資本市場的力量加速實現公司的規?;蛧H化。2008年10月,開曼華熙在港交所主板上市,證券簡稱華熙生物。而經過一系列的股權稀釋與股權并購,趙燕已間接持有91.5%的股份,成為股市“玻尿酸第一人”。

事實上,盡管被稱為“液體黃金”,但玻尿酸的生產成本并不高。據華熙生物招股書透露,2016-2020年期間,公司的毛利率分別為77.36%、75.48%、79.92%、77%、81.41%,一支成本僅十幾元的玻尿酸針劑,出廠價格就能達到上百元,暴利程度堪比茅臺。

而掌握了“核心科技”的華熙生物,除了實現醫藥級玻尿酸的銷售外,還不斷開拓化妝品級、食品級等領域需求,成為行業內絕對的龍頭之一。不過趙燕似乎并不滿足于此,在原材料之后,開始向產業鏈下游進軍。

(四)

2011年,作為華熙生物首席科學家的郭學平帶領團隊研究出“酶切法”生產玻尿酸的技術,這是繼微生物發酵法之后的又一次突破,酶切法能夠自由控制分子量的大小來獲得不同的玻尿酸,實現了低分子和寡聚玻尿酸的規?;a?;诖?,華熙生物在玻尿酸原料生產領域的優勢更加穩固。

一般而言,上游原材料企業具有壟斷優勢,往往通過把控資源配置就能賺得盆滿缽滿。華熙生物作為玻尿酸產業鏈龍頭,行業壁壘已經足夠高,只需專注技術研發以及保證品牌廠商的原料供應,便有做不完的生意。

不過趙燕也意識到,原材料市場上漲的空間畢竟有限,隨著產能的逐步提高,To B的生意總會有接近飽和的一天,并且,上游同行的競爭同樣十分劇烈,要想保持長久的高質量增長,拓展新的業務鏈條就顯得十分必要。于是從2012年開始,華熙生物在原料產品的基礎上開拓了醫療終端業務線。

華熙生物的醫療終端產品主要包括皮膚類、骨科和眼科應用等,依托“梯度3D交聯”技術,公司產品矩陣得到了不斷的豐富:2012年,用于美容護膚的“潤百顏”注射用玻尿酸凝膠獲批;2014年,治療關節炎的“海力達”以及輔助眼科手術的“海視健”獲批;2016年,擁有更強塑形能力的“潤致”獲批……

趙燕的“女王之路”:征戰海南島,成名長安街,問鼎玻尿酸

治療關節炎的玻尿酸注射液“海力達”(來自華熙生物官網)

2015年,華熙生物正式開啟了戰略性轉型,推出了“終端+應用+內容+平臺”醫美生態鏈戰略。通過自主研發生產及外延并購整合全球領先產品、設備,逐步實現從單一注射產品向功能互補,治療手段多樣化的多產品轉化。當年年底,玻尿酸終端產品收入已經占公司收入的三分之一,占據國內玻尿酸美容填充劑超30%的份額,為公司帶來了第二條增長曲線。

醫療終端業務的極速拓展,對公司產品線的補充和品質的要求帶來了更多挑戰。但趙燕認為,原料領域是華熙生物的核心基礎,代表公司的深度;醫療領域是華熙生物的品質和門檻,代表公司的高度。華熙生物的優勢在于,它有原材料的基礎研究核心技術,然后它才能做出來更好的終端產品。

有了醫療終端業務的成功,趙燕信心倍增,開始向更寬廣的C端產業鏈推進。但此時,華熙生物已經被港股市場打上了“生物材料公司”的標簽,與公司接下來的發展戰略并不匹配。并且,如果去往C端發力,那么主要的市場還是在內地。所以,2017年6月,華熙生物宣布撤離港股,趙燕將華熙國際中心抵押貸款40億港元進行私有化,并于當年11月完成退市。

港股退市的這一年,趙燕逐漸把業務重心傾向到功能性護膚品領域,開發了一系列的C端產品。功能性護膚主要針對敏感皮膚、皮膚屏障受損、面部紅血絲、痤瘡等問題,而這個領域已經有薇諾娜、玉澤、雅漾等競品深耕多年,華熙生物的差異化就是以玻尿酸原料作為切入點,致力于打造“全球玻尿酸領導品牌”的形象。趙燕認為,“如果把原材料這一端丟掉了,其實你和其他的化妝品公司就沒有區別了?!?/p>

2018年12月,華熙生物與故宮博物院聯合推出的“潤百顏?故宮口紅”和“故宮美人面膜”爆紅網絡,僅兩天預售產品便已售罄,無論是口碑還是銷量都創下了行業內記錄。一場故宮文創,讓華熙生物功能性護膚品業務迅速出圈。

趙燕的“女王之路”:征戰海南島,成名長安街,問鼎玻尿酸

潤百顏?故宮口紅(來自華熙生物官網)

最初,華熙生物是以之前的美容注射品牌“潤百顏”為基礎來打開護膚品的大門,隨后又不斷橫向發力,形成了以潤百顏、夸迪、米蓓爾、BM肌活四大品牌為核心,頤寶、潤月雅、柯岸等其他子品牌共同參與的多元品牌矩陣,實現了對不同性別、年齡段、膚質需求消費者群體的覆蓋。至此,趙燕掌握了華熙生物的第三張增長王牌。

可以說,護膚品業務“出道即巔峰”,為華熙生物帶來最大的貢獻率。公司財務數據顯示,2018-2020年,華熙生物功能性護膚品業務分別實現年收入2.9億元、6.34億元和13.46億元,同比增速達到205.04%、118.40%和112.3%。其中2020年13.46億元的收入已經超過總營收26億元的一半。

趙燕的“女王之路”:征戰海南島,成名長安街,問鼎玻尿酸

在趙燕看來,有了原料領域的深度和醫療領域的高度,還少不了護膚品領域的廣度,用三駕馬車共同驅動華熙前進,而戰略之外的誘惑,則“一概不做”。

(五)

今年1月7日,國家衛健委發布公告稱將玻尿酸列為新食品原料,并把其使用范圍擴大為乳制品、飲料類、酒類、可可制品、糖果等多個領域。這意味著,除醫療和化妝品行業外,玻尿酸食品也將成為未來選項之一。對于行業領頭羊的華熙生物來說,這無疑是一次巨大的機會。

事實上,將玻尿酸入食并不是一件新鮮事,早在上世紀90年代日本就將其列為可添加至食品中的既存添加物,此后歐美等國家也開始了大規模的應用。而由于中國對此管理非常嚴格,在此之前玻尿酸僅限添加至保健食品中,從2004年開始,趙燕就將申報玻尿酸為普通食品作為華熙生物的一項工作重點,但到如今獲批已經過了17年之久。

政策一出,華熙生物馬上跟進。1月22日,華熙生物推出國內第一個玻尿酸食品品牌“黑零”,產品包括白蕓豆纖體咀嚼片、舒眠抗衰軟糖、西洋參飲等;一個月后,又推出國內第一款玻尿酸飲用水“水肌泉”,每瓶水中內含66mg食品級玻尿酸。隨著“黑零”和“水肌泉”的推出,公司正式進入食品賽道。

趙燕的“女王之路”:征戰海南島,成名長安街,問鼎玻尿酸

“黑零”品牌(來自華熙生物官網)

4月6日,在華熙生物2020年年報業績溝通會上,趙燕表示,公司將大力發展食品的終端業務,開啟從之前的“三駕馬車”向如今原料、醫療終端、功能護膚品、功能性食品“四輪驅動”的轉變。顯然,趙燕已經把功能性食品上升到戰略高度,未來該業務有望成為華熙生物的核心支柱。

在趙燕看來,2021年是玻尿酸食品的“元年”,“我覺得這對中國食品行業的整體發展、產品的升級,是有重大意義的。華熙生物生產出好的‘食材’透明質酸鈉原料,是一個核心的基礎支撐。接下來要對普通食品進行升級迭代,增強我們的產品力,進而帶動整個產業的革命?!?/p>

但與此同時,不斷也有同行、媒體以及消費者認為這是“智商稅”,因為在普遍的認知里,玻尿酸是與護膚品、醫美產品對等的,如今突然出現玻尿酸食品,消費者還無法理解和接受。

更多的質疑重點則在于玻尿酸食品的功效。很多消費者認為,在功能性作用方面,玻尿酸作為一個食品升級的工具,其主要作用就是改善食物的口感,至于華熙生物招股書中關于“保養皮膚”“增加骨密度”“抗氧化”等功效并不明顯,因為口服玻尿酸會被消化酶分解,最終作用效果微不足道。

對此趙燕堅持認為,玻尿酸作為食品原料已經有二十至四十年歷史,如果真是“智商稅”,消費者絕不會認可。她表示,“不要在創新成果還未上市的時候,市場面就是一片棍子,把創新扼殺在搖籃里,請給創新多一點包容?!?/strong>

從原料、護膚品跨界到食品,不得不說趙燕這一步邁得非常大,在食品賽道強手如云的情況下,華熙生物這個“不速之客”能否通過玻尿酸來建立新的市場格局?目前還未可知,但可以肯定的是,有趙燕這種不怕折騰、敢于挑戰的“女強人”來指導,華熙生物還能講下更多的財富故事。

節點財經聲明:文章內容僅供參考,文章中的信息或所表述的意見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節點財經不對因使用本文章所采取的任何行動承擔任何責任。

特別聲明:以上內容為新媒體平臺“驅動號”用戶上傳并發布,該內容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驅動號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全部評論 {{total}}

王昭君一人侍3夫的痛苦命运
  • <menu id="4s6qu"><table id="4s6qu"></table></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