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互聯網> 正文

蒸汽機的現代啟示錄

鯨落商業評論 發布時間: 2022-09-06 16:32:25 評論數 0 閱讀量: 4824

作者 | 李北辰

來源 | 鯨落商業評論

據說中國智能硬件市場存在一個“200元定律”,即當早期智能硬件還相當愚蠢,以至于只能算是“玩具”時,你最好給它定價200元以下,因為在消費者的潛意識里,一件200元以下的商品可以欠缺實用功能,只要它有未來感,概念酷炫,外型迷人,那么“買就買了,反正才不到200元”。

但對于200元以上的產品,人們就覺得自己應該理性消費,他們開始對產品求全責備,要求它在各方面盡善盡美,人們不允許自己輕易揮霍掉超過200元錢。

200元這個數字,無疑是無數企業在與用戶無數次相互試探和博弈后發現的心理闕值。這個數字與中國消費者的經濟水平密切相關——倘若換成美國消費者,他能承受的闕值要比200元高得多。

從這個例子里,我們可以推導出一個樸素的道理:支持新技術企業發展的關鍵因素,是消費者有錢,越是人均工資高,消費水平高的地方,越容易讓新技術擴散。

這個道理是如此簡單,以至于常被人忽視。受益于各種新技術的現代人時常忘記,在財富主要為貴族所有的古代社會,發明家的天職,是琢磨如何滿足貴族需求,他們不會考慮用機器替代工人勞作,或者用自動鐘表指示平民生活,因為普通人無法為自己的需求支付有吸引力的價格。

事實上,歷史一再發生的是,只有健康的社會經濟結構,只有更多人有錢為自己的合理需求買單,才會有更多人研究怎樣以更好的技術滿足他們的需求。

在《技術與文明》一書中,作者張笑宇講過一個關于蒸汽機的故事,為這番道理做了最好的詮釋。

蒸汽機的原型

你知道蒸汽機是什么時候被發明出來的嗎?

答案是古羅馬時期。兩千多年前,來自亞歷山大港的希羅在研究了空氣動力學原理后,發明出現代蒸汽機的原型——汽轉球。它的工作原理與現代蒸汽機幾乎一模一樣,都是用壓縮空氣來做功,但遺憾的是,希羅的蒸汽機沒有開啟工業革命,甚至未被應用于任何生產活動中。

這并不難理解,技術進步的本質是對勞動力的某種替代,但古羅馬是奴隸制社會,貴族有大量的奴隸可用。作為“會說話的工具”,奴隸的勞動力成本近乎于零,貴族沒有任何動力去用機器替代他們。事實上,羅馬帝國初建的100年,雖然經濟繁榮,但技術水準較之共和國時代甚至還有所下降,因為人力實在過于廉價。

那么希羅的蒸汽機被用作什么地方了呢?答案是為神廟服務。

希羅利用蒸汽機原理,發明了幾十種機械裝置,包括蒸汽驅動的自動門,自動販售機,自行旋轉的氣動球等等。但這些先進技術只能賣給神廟,因為神廟可以用它們愚弄大眾:你看,我一點上火把,門就自動開啟;我一投入金幣,就自動獲得一杯“圣水”,這是怎么發生的?是神力。

所以說來諷刺,希羅發明了那個時代最先進的技術,但由于社會結構畸形,它并未用于解放大眾,而是淪為權力的附庸。

沒錯,就算取得了巨大的技術進步,就算誕生了偉大的天才,倘若整個社會的制度無法做到足夠的公平,這項技術也就不會擴散,推動社會進步更是無從談起。

事實上,人民普享蒸汽機帶來的經濟成果,還要等到1800年后另一位天才的出現,那就是瓦特。

蒸汽機的重生

眾所周知,工業革命率先發生在英國,關于緣何如此,是個角度眾多的學術問題,我認為其中最重要的一個原因是:因為這一次,蒸汽機不是在最貧窮的地方出現,而是在人民最有錢的地方出現。

由于國際貿易和金融體系的完善,倫敦是當時全球工人工資最高的地區,人力成本和消費水平都很高,普通人取暖只能燒木頭,倫敦人有錢,家里有壁爐,可以用壁爐燒煤取暖,煤就從一種2B產品(本來只供應工業生產)變成了2C產品,煤老板因此賺了錢。

煤廠賺了錢,就要研究如何提升運煤的效率,而由于老百姓工資高,他們就開始琢磨用機器替代人力,于是蒸汽機應運而生。

但需要注意的是,瓦特只是改良了蒸汽機,早于瓦特半個世紀,紐卡門蒸汽機就已廣泛應用,而且從紐卡門到瓦特,中間經歷了很多優秀工程師對蒸汽機的持續改良。這些改良至關重要,因為蒸汽機的效率提升是一個漫長的過程——恰如一個智能硬件從“玩具”變成實用電器需要一個過程一樣,它們都需要企業的持續投入。

而企業之所以愿意給技術改良投錢,愿意給工程師開高工資,還是因為他們賺到了錢。

所以真正的重點是:技術創新固然不可計劃,但為了給新一代科技革命創造條件,社會還是有一件事可做,那就是塑造一個規模足夠大的,工資收入相對消費水平足夠高的大眾消費群體,讓那些給他們提供新產品的人能持續賺到錢。因為新技術剛剛誕生時,并不總能馬上表現出強大的效率,相反有可能是拙劣的(就像紐卡門蒸汽機和200元的智能硬件一樣),但只要讓它先活下來,只要它是真需求,就終有一天會爆發出巨大的潛力。

比如回到我們開頭的例子,第一代智能硬件是“玩具”不要緊,只要讓它先活下來,有足夠的人為它買單,相關企業能賺到錢,他們就可以慢慢升級迭代,最終有可能贏得市場。

而是否有足夠的人為新產品買單,取決于社會的人均工資和消費水平。事實上,收入水平決定新技術的應用空間是商業社會無處不在的規律——只有當人民有了錢,才能擴大對新技術產品的需求。整個大清只有老佛爺收藏汽車,中國汽車工業當然發展不起來。

這世間的道理,說復雜也復雜,說簡單也很簡單。

作者:李北辰(微信公號:鯨落商業評論)

特別聲明:以上內容為新媒體平臺“驅動號”用戶上傳并發布,該內容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驅動號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全部評論 {{total}}

74 文章數量

360.51w+ 閱讀量

王昭君一人侍3夫的痛苦命运
  • <menu id="4s6qu"><table id="4s6qu"></table></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