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娛樂> 正文

道總有理:影視產業為何拍不好女性群像???

歪道道 發布時間: 2022-09-01 10:53:21 評論數 0 閱讀量: 14.46w

“正午出品,必為精品”,這句話再一次被最近播出的一部新劇打破—《歡樂頌3》。

8月11日,《歡樂頌3》正式迎來首播,即使在做好了主角大換血引發不適的心理準備之后,很多觀眾還是被尷尬的劇情、浮夸的臺詞及套路化且不甚討喜的人設勸退。截至目前,該劇豆瓣評分僅為4.6,比口碑崩壞的第二季更低。

同為女性群像劇,聚焦律政題材的《玫瑰之戰》也陷入了口碑危機。當觀眾們滿懷期待地沖著袁泉和俞飛鴻兩位女神去追劇,看了幾集后猛然察覺出《傲骨賢妻》的既視感,隨即《玫瑰之戰》被網友吐槽“連人物形象設定都是照搬”,疑似抄襲,讓其陷入了輿論危機。盡管后來片方回應稱有版權,可生硬的改編似乎也難以挽回觀眾。

女性群像劇已經成為國產影視劇的主流之一,繼《歡樂頌3》、《玫瑰之戰》之后,仍有一大波聚焦女性的影視劇正在襲來,可是卻越來越讓人失望。

逮著一個IP可勁“薅”

女性群像劇的火熱,可以追溯到第一季的《歡樂頌》上。

2016年,由孔笙和簡川訸執導的《歡樂頌》播出,該劇播出時,單日最高播放量突破6.8億,總網絡播放量超過100億,劇名提及量超236.6萬次,話題搜索量超7.8億。在當時,《歡樂頌》是罕有的聚焦女性群像的都市劇,它拋開都市劇的家長里短,首次塑造了五個性格各異的女性形象,透過她們的人物性格和經歷,探究背后壓在女性身上的社會議題。

《歡樂頌》的出現,成就了正午陽光的一個熱門IP,董事長侯鴻亮曾直言希望將《歡樂頌》拍滿三季,他表示想要把《歡樂頌》做成一個當代都市劇品牌。

女性群像劇以女性的成長和改變為看點,這種題材天然決定了其適合開發續作,也更容易像《歡樂頌》一樣培養成經典IP,而一旦形成IP,不只是制片方不肯放手,投資人更是看到了其中的商業價值。去年10月,騰訊視頻就對外稱將繼續聯合正午陽光開發《歡樂頌》系列電視劇,為觀眾安排上《歡樂頌》第三、四、五季。

在最近或是即將播出的影視劇中,有不少是續作?!渡倌昱?》剛收官,《歡樂頌3》正在熱播,《二十不惑2》又來了。除此之外,出品《三十而已》、《二十不惑》的檸萌影視還在醞釀《四十正好》。

近兩年國產劇的“系列篇”開發成風,一部劇取得不錯的反響后,制作者通常會抓緊時間,挖掘其繼續吸睛的潛力??墒?,這些劇N代往往陷于口碑崩壞的“魔咒”,尤其是女性群像劇,不管全員是大換血還是保持陣容,似乎都再難討好觀眾,而這也讓依附前作形成的影視IP的商業價值大打折扣。

最后,往往導致IP被過度消耗,食之無味、棄之可惜。

為什么女性群像劇不斷拉胯?追根究底,一部爆款劇除了能造就一個影視IP,還給市場帶來了“爆款公式”,不管是續作還是其他題材類似的作品,編劇們越來越喜歡套用這種公式,結果自然讓國產女性群像劇看起來千篇一律、老套乏味。

舉個例子,《歡樂頌》塑造了渣男“白主管”,而《三十而已》中的許幻山又把渣男的形象定義到新的“高度”,劇中的其他男性角色也是備受詬病。是以,一個成功覺醒的女人背后總是有一個渣男,我們看到,《歡樂頌3》中“五美”集體抓偷拍男、應對職場性騷擾的變態男、接著又是有家暴傾向的男性;《玫瑰之戰》中也是顧念的丈夫出軌,她重回職場,更夸張的是目前呈現的案件最終結果導向都傾向于男方出軌。

以男性為誘因,助推女主覺醒,有其合理性,也戳中了女性觀眾的“爽”點,但頻繁地以男性的“惡”來宣揚和贊美女性獨立,讓劇情既缺乏新意也顯得非??桃?。

女性群像劇的“刻意”,還表現為了凸顯現實主義題材,必然少不了符合當下觀眾審美的社會議題。以往是借用個別角色展現社會議題,現在女性群像劇里,幾乎每個角色的成長線都要背負一個社會議題,原生家庭、性騷擾、階級固化、職場危機…

為“熱搜”所綁架

國產女性群像劇噴井式發展的起源,可追溯到國產劇為流量所困的時代。2018年,網友腦洞大開,策劃了一部《淑女的品格》,想讓袁泉、俞飛鴻等中生代女演員聚集在一起,演繹一群獨立女性的故事。

在當時,國產影視劇還是以“傻白甜”的甜寵劇和披著大女主外衣、實則還是談戀愛的古偶劇為主,也因此,年輕的流量明星們依然充斥在熒屏中,用“平平無奇”的演技表演俗套又如同老太太裹腳布一般的劇情,繼續征服低齡化的粉絲們。而《淑女的品格》,可以說是對流量為王的一種反抗。

但是,國產女性群像劇爆發,雖然不再受流量明星的“入侵”,可似乎仍然逃不開流量的裹挾。

2020年,一部《三十而已》成為女性群像劇的爆款,它成功讓國產女性群像劇繼《歡樂頌》之后達到一個新的高度。不過,《三十而已》也因為霸屏熱搜而被冠以熱搜劇的名號,這背后直指該劇制造和渲染焦慮,通過女性角色背負的社會話題,使其迅速在微博上引發關注,從而增加熱度。

據媒體統計,截至大結局超前點播,《三十而已》共喜提微博熱搜139個,內容涉及獨立女性、滬漂生存現狀、剩女、階層焦慮、全職媽媽、出軌、婚姻危機等各種話題。

《三十而已》的成功之處也在于此,拋出一個個社會議題,借助社交網絡將一個個議題傳播到更廣的圈層中去,引發大眾的討論、媒體和KOL的關注,這些流量最后又反哺到影視劇本身。

《三十而已》似乎給以后的國產女性群像劇提供了一個制造爆款的模板,以角色為載體,設置能夠引發大眾共鳴的社會議題,再以具體的情節將這些議題飽含的焦慮情緒放大。但是,在這些社會議題帶來話題和流量的同時,一個最大的問題是,劇中的女性人物仿佛不是角色,而成為了各類社會議題的載體。

比如《歡樂頌3》,“朱喆”和“余初暉”深受原生家庭之痛,一個家庭重男輕女,被父母和弟妹壓榨,另一個生活在長期家暴的環境中,另一個主角“方芷衡”,身上暗藏復仇,疑似涉及職場潛規則。除了各自的困擾,幾位女性的職場生活,又影射了職場女性歧視、性騷擾、被上司搶占功勞、勾心斗角等各種問題。

《玫瑰之戰》、《第二次擁抱》等最近播出的女性群像劇也多多少少存在這一問題,且同樣只是對呈現的社會提議“淺嘗輒止”,不做深究。

而值得一提的是,《我在他鄉挺好的》、《愛很美味》等口碑較好的女性群像劇,播放和討論數據反而不及其他熱搜劇。長此以往,這很可能會加劇女性題材影視劇追逐流量、劣幣驅逐良幣的現象。

意淫女性崛起的“騙局”?

女性群像劇的主線,多是成長、獨立與崛起,也因此不管前期遭遇了什么,其實都是在為后期的反轉做鋪墊。這也是為什么這兩年女性群像劇爆發的原因之一,除了共鳴,關鍵是還要踩中女性觀眾的爽點。

在這方面,《三十而已》同樣是佼佼者。無論是顧佳暴打富太太,還是開掛式大戰小三,都看得觀眾心情舒爽,而且通過顧佳這一角色的行為,也對外詮釋了女性在處理這些問題最想看到的解決辦法。因此我們看到,三位主角最出圈的是顧佳,由顧佳這一角色衍生的“顧學”也大受歡迎。

但是,爽點的設置,在女性群像劇的人設越來越套路化之后,也開始變得虛浮和無趣。

首先爽點的鋪墊普遍是渣男,從《我的前半生》《三十而已》憑借劇中的“渣男”人設引發討論之后,《親愛的小孩》、《我們的婚姻》、《完美伴侶》、《第二次擁抱》等劇,基本上都套用“女強男弱”、“女強男渣”的敘事套路,而男性角色的人設也越來越“渣”,從“出軌”轉變為“欠債”、“家暴”、“入獄”等更惡劣的標簽。

在編劇眼中,似乎只有女性遭遇的“渣男”越渣,女性越慘,才能激發出女性獨立的意識,而這種被動的獨立,對于女性獨立意識覺醒的解析可以說是相當淺薄的。

其次,從一地雞毛的婚姻關系中解脫出來的女主角,重整旗鼓踏入職場,總能從全職主婦成功轉變為職場女強人、業內佼佼者,與此同時,還會重新找到真正屬于自己的真命天子,這也已經成了女性群像劇的常規化劇情。

如此美好的結局,自然是從影視劇找到共鳴的觀眾們最向往的,然而這一轉變的過程,往往看得觀眾異常尷尬,職場劇情要么低智,要么一路開掛,又或者陷入為了爽而爽的誤區。因此,最終都會導致一個問題:不真實,所謂的女性獨立與崛起,也成了影視劇對現實的美化和意淫。

我們可以對比國內外女性題材的影視劇,比如《致命女人》,《致命女人》的精彩在于反轉,三個角色在遇到婚姻危機后的發展走向完全不同,而從結局來看,以為自己獨立決絕的Simone其實還愛著同性戀的丈夫,最后選擇了原諒,一直想要挽回婚姻的Beth終于下定決心殺夫,而擁有“超前婚姻”觀念的Taylor還是依賴與“渣男”丈夫,與之復合。

《致命女人》不太完美的結局,似乎更加真實一些。這是因為國產女性群像劇,全部都是在為女性獨立這一個主旨服務,而《致命女人》幾度反轉的過程和結局,透露出的女性獨立與覺醒并不是主要的,主要的是女性多面化的特質。

所以說,過度強調女性獨立和逆襲,終究只是在迎合觀眾的想象而已。

國產女性群像劇,還未到當打之年。

道總有理,曾用名歪道道,互聯網與科技圈新媒體。同名微信公眾號:道總有理(daotmt)。本文為原創文章,謝絕未保留作者相關信息的任何形式的轉載。

特別聲明:以上內容為新媒體平臺“驅動號”用戶上傳并發布,該內容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驅動號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全部評論 {{total}}

460 文章數量

1775.7w+ 閱讀量

王昭君一人侍3夫的痛苦命运
  • <menu id="4s6qu"><table id="4s6qu"></table></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