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娛樂> 正文

德云社陳霄華凌晨闖女子住宅,已被刑拘,“德云男團”塌房不斷

雷達財經 發布時間: 2022-06-27 22:15:13 評論數 0 閱讀量: 25.14w

雷達財經出品 文|張凱旌 編|深海

德云社又雙叒叕出事了。

6月27日上午,德云社官方微博發布一封情況說明稱,目前根據與警方的配合,已基本確定原旗下藝人陳某(藝名:陳霄華)涉嫌擅闖他人住宅。德云社第一時間做出了對陳某的辭退決定。

與此同時,網絡上還流傳一封被闖入住宅的租客的自白。其表示陳霄華是在凌晨五點十分左右,一絲不掛地闖進了自己的臥室,口中的碎碎念和逐漸靠近的行為有明顯強迫自己進行性行為的意圖,直至其喊醒隔壁室友,陳霄華才開始恐慌并停止了行動。

6月27日晚,平安北京朝陽通報稱,租住在朝陽區常營某小區三層的陳某,酒后在租住地一層電梯口脫光衣服,乘電梯上樓,進入五層未鎖門的某住戶臥室內,將正在休息的女事主驚醒,后報警。目前,陳某已被朝陽公安分局刑事拘留。

“德云社這是怎么了?”雷達財經注意到,相關輿情發酵后,不少網友發出了類似的感嘆,而這種印象離不開過去一段時間來德云社旗下藝人頻繁“翻車”的歷史。

根據網友的不完全統計,除陳霄華外,張九南、靳鶴嵐、王九龍、于子淇、張云雷等人都曾發生負面輿情。而背后的德云社,在疫情影響下吸金能力也已大不如前。

而在多年的發展過程中,郭德綱及其妻子王惠,也建立了龐大的資本版圖。

陳霄華酒后私闖民宅,兩周前剛公布戀情

早在德云社官微發布情況說明前,涉事女子小北(化名)就已經發出了詳細描述此事的長文,并曬出了在小區鄰居互助群內,與大家交流的聊天記錄截圖。

據小北所述,6月25日早晨五點十分左右,一位全身赤裸未著寸縷的陌生男子闖進了自己的臥室,驚醒了剛入睡的自己。該男子口中碎碎念“在這兒等著我呢”、“真不錯啊”等具有猥褻意味的話,并逐漸向自己靠近。

“行為侵犯性很明顯,被嚇醒的我判斷其有明顯強迫我進行性行為的意圖,慌亂中趕緊戴上眼鏡、拿起床上的筋膜按摩滾軸進行防御并大聲質問?!?/p>

小北稱,彼時男子的口齒表述咬字發聲以及肢體行動都十分流暢,無醉倒跡象、沒有濃烈酒味,說話表意明確只是內容很碎片化,判斷其可能處于某種精神興奮狀態中。

不過,按照小北的說法,該男子最后也并未實施猥褻行為。小北先是多次高喊“媽媽,救命!”意圖震懾對方提醒其家里有人并喊醒隔壁室友,隔壁有聲音后小北又套上衣服快速拿手機對準男子?!爱敻舯趥鱽黹_門聲,他突然蹲下縮在門后表現出醉漢神志不清及受害者姿態開始胡言亂語。隨后室友進來幫我報警?!?/p>

為何男子可以在半夜暢通無阻地闖入小北房間?對此小北解釋稱,自己家門之前有故障,門把手被掰斷了,中介一直沒來得及修;而樓下防盜門即使是反鎖狀態也是一撞就開;同時由于前一天晚上自己通宵工作+追劇,并沒有維持往常休息時反鎖臥室門的習慣。

目前,德云社方面已確認該男子為前旗下藝人陳霄華。在情況說明中,德云社提到,6月26日,德云社經陳某朋友處電話得知陳某于6月25日凌晨酒后擅自闖入他人住宅并被警方帶走的情況,且當時德云社與陳霄華已無法取得直接聯系。26日下午,德云社接到警方協助調查電話并積極給予配合,進而可基本確定陳霄華涉嫌擅闖他人住宅。

德云社已向陳霄華發出《辭退通知》,要求其不得再以任何德云社藝人的名義進行任何行為、開展任何活動,不得在任何場合表演或使用德云社擁有著作權的相關作品,且不得繼續使用在德云社工作期間的藝名。

資料顯示,郭德綱在2015年5月公布了第一批霄字科學員名單,共26名。而在2020年年底郭德綱的相聲專場演出中,其中的六位霄字科成員已通過了拜師儀式,成為了德云社正牌成員,陳霄華就是六人之一。

值得一提的是,就在6月15日,陳霄華剛剛公布戀情,其不僅在微博上發出了女方的照片,還寫下“意外之喜,余生守護你了”的文案。

不過,雷達財經6月27日再搜索陳霄華微博時,相關內容疑似已被刪除。

北京市中聞律師事務所律師張耀軍向雷達財經表示,根據《治安管理處罰法》第四十四條規定:一般的猥褻違法行為,處十五日以下的拘留。但如果行為人以暴力、脅迫或者其他方法強制猥褻他人的,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三十七條的規定,構成強制猥褻罪。

“本案當中,陳某在凌晨時分,非法侵入他人住宅,赤裸身體進入受害人獨居的房間,語言中含有猥褻的意思表示,其行為可能涉嫌構成強制猥褻罪。如果陳某的行為構成強制猥褻罪,應當屬于犯罪的未遂,其依法可能被判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p>

德云社藝人頻繁“塌房”

“德云社在管教陳霄華上是否存在失職行為?平時是否缺乏應有的教育?這樣的疑問主要是因為近年來德云社旗下不時地出現問題藝人?!比嗣窬W評論指出。

雷達財經梳理發現,自2019年來,德云社旗下已有多人被曝存在“失德”行為。

張云雷是德云社著名相聲演員,曾憑借一首《清水探河》被觀眾熟知,然而2019年,其卻被曝演出中把汶川、玉樹發生的地震當做包袱。不僅如此,張云雷還曾在表演中拿慰安婦說事,這一用歷史傷痛當做笑料的行為引發了紫光閣等官媒的注意。

2019年7月,青島文化市場行政執法局也對張云雷、楊九郎二人《大長壽》相聲節目危害社會公德內容進行了查處,作為演出舉辦單位的天津華娛天橙文化公司被吊銷許可證,德云社也被責令公開道歉,對張云雷、張九郎進行批評教育并進行嚴肅處理。

同樣是在2019年,德云社相聲演員吳鶴臣突發腦溢血,其妻子遂在水滴籌上眾籌100萬,其中手術費15萬,其他用于后期請護工、租房子、定期做理療等。

然而網友很快扒出,在北京有一輛車、兩套房產和醫保的吳鶴臣,卻在眾籌時勾選了“貧困戶”標簽,且吳鶴臣妻子還在其生病后換了華為P30 pro的手機,并說房子不能賣,家里有人需要車不能賣。該事件引發熱議后,水滴籌一度將該項目關閉。

2021年,德云社再次在網絡上掀起了一波“吃瓜”高潮。

5月,一位自稱德云社相聲演員靳鶴嵐女粉絲的網友爆料靳鶴嵐婚內出軌,其在網絡上發布了靳鶴嵐一絲不掛睡覺的圖片,并聲稱靳鶴嵐一直通過微博私信與自己聊天,還在妻子結婚紀念日后去酒店找自己。之所以現在曝出來,是因為時至今日其才得知靳鶴嵐的對象不止自己一個。

9月,德云社年僅19歲的于子淇被一女子曝出在和自己交往之前就有女朋友,且在和自己交往期間還曾經出軌睡粉絲。

2022年初,與德云社張九南在鬧離婚的妻子發文稱,2016年結婚至今,張九南對自己家暴20余次,期間有13次報警記錄;且張九南在婚姻存續期間,多次出現出軌行為,僅女方知道的就有10多次,多是在外出商演期間,與女孩同住,甚至在自己上班時,張九南也會把女孩帶回家中。

“只要我們發生一點意見不合,張九南就對我動手,他的朋友們都看到過只不過礙于面子不敢站出來說?!?/p>

不過,目前這些曾經發在微博上的舉報記錄均已被張九南前妻刪除。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5月20日,張九南再遭舉報。一位自稱是在張九南離婚后與其戀愛的網友稱張九南“玩弄感情,出軌慣犯”,曾將所有過錯推到前妻身上博取自己同情,并表示自己在看到張九南被拍與其他女生約會后,才發現張九南同時在約著好幾個女生。

除此之外,2021年11月德云社王九龍還被拍到在與友人聚餐后徑直走向路邊花壇隨地大小便,隨后不洗手吃零食還嗦手指頭。

德云社一度估值20億,線下演出受疫情影響停滯

公開資料顯示,德云社成立于1995年,是中國最著名的大型專業相聲社團之一。不過,作為傳統文化的演繹者,德云社更為業界所關注的反而是其獨特的商業化路徑以及強大的吸金能力。

2013年前后,隨著網紅經濟、粉絲經濟、互聯網經濟等新型流量經濟呈現出爆發式增長,德云社也開始在《今夜有戲》、《笑傲江湖》、《我為喜劇狂》、《歡樂喜劇人》等綜藝中嶄露頭角。

通過重點打造個人IP,進軍影視業并拓展演藝周邊服務的養成模式,德云社的“名角”如雨后春筍般涌現,這也推動了德云社演出收入的提升。各地的德云社演出幾乎是一票難求,100元的“綱絲節”門票被黃牛炒到四千,仍然有眾多擁躉瘋搶。

除演出外,德云社還打造了餐飲品牌“德云紅事會館”、服裝品牌“德云華服”、“德云制衣坊”、以及業務涵蓋電商及票務運營的德云商城等衍生業務。

而與飯圈文化的融合,更是將德云社推上了新的高度。

2018年,因為一首《探清水河》,張云雷意外在抖音上走紅,外表俊秀的他成為德云社最受粉絲追捧的相聲演員。從線下的接機送機、演出觀看到線上粉絲打投、輪播做數據,張云雷在以“流量小生”身份出圈的同時,也讓德云社嘗到了粉絲經濟的甜頭。

2019年開始,張云雷除了說相聲,還拍雜志、上綜藝,出品自己的音樂EP,并與多家美妝品牌達成合作。自此開始,德云社逐漸形成了一套屬于自己的“云鶴九霄”練習生體系。

2020年8月,德云社自己孵化的“男團綜藝”——《德云斗笑社》橫空出世,節目中才第一次給郭德綱表演相聲的秦霄賢,至當年11月已登上4檔綜藝,還成為了豪車品牌瑪莎拉蒂的合作明星。

與此同時,“德云女孩”們也應運而生,她們的動員、號召能力絲毫不輸“愛豆”粉絲。在此背景下,德云社已經演變為新一代“造星工廠”。有報道稱,2016年就有投資機構給出德云社15億的估值。2020年,該估值一度上浮至20億。

作為德云社創始人,郭德綱也建立起屬于自己的資本版圖。

企查查資料顯示,郭德綱共計在8家公司持股。其中,注冊資本最多的是北京德云社影視制作有限公司,注冊資本達5000萬。

相比郭德綱,其妻子王惠名下企業達12家,數量上超過郭德綱。

其中,王惠擔任法定代表人的北京德云社文化傳播有限公司,出品了《三笑之才子佳人》、《祖宗十九代》、《歡樂喜劇人》、《相聲大電影之我要幸?!返扔捌?。

不過,如今德云社也正面臨諸多挑戰。

一方面,近兩年德云社旗下多個藝人負面輿情持續發酵,一定程度上已經讓德云社嘗到了被流量反噬的滋味。雖然德云社針對這些“塌房”藝人已經做出了停演處理,但這似乎并沒能杜絕類似現象的發生。

“人無德不立。對于公司來說,也需要把道德放在重要位置。德云社真得好好自我檢視了?!比嗣窬W就在陳霄華事件后評論稱。

另一方面,疫情的反復也讓線下演出舉步維艱。根據中國演出行業協會數據,預計至今年3月底,全國取消或延期的場次約9000場。而郭德綱也曾在去年對話中新經緯時表示,德云社幾場大型商演被迫推遲或取消對公司的經營影響“挺大”。

“我們這行就是以演出為生,就跟街頭賣藝是一樣的,演一天掙一天的飯錢,今天不演,今天就沒有錢可掙,就這么簡單?!?/p>

注:本文是雷達財經(ID:leidacj)原創。未經授權,禁止轉載。

特別聲明:以上內容為新媒體平臺“驅動號”用戶上傳并發布,該內容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驅動號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全部評論 {{total}}

1350 文章數量

0 閱讀量

王昭君一人侍3夫的痛苦命运
  • <menu id="4s6qu"><table id="4s6qu"></table></menu>